「抹黑」,真的都是假话吗?

「抹黑」,真的都是假话吗?

如果说误导者只要启动混淆战术,就能用大量矛盾真相来淹没对他们不利的资讯,那幺採取「关联」(association)战术,就能营造出一种足以误导他人的印象,彷彿几个不同真相之间真有某种意味深长的连结,而实际上这种连结根本不存在。

2017 年,《时代》(Times)杂誌刊登一篇批评英国某项绿能政策的文章,引用了某位英国前内阁大臣的照片,来搭配下列这段文字:

克里斯.休恩(Chris Huhne)担任英国能源暨气候变迁大臣时,曾鼓吹为木质颗粒(wood pellet): 提供绿色津贴。休恩先生现年六十二岁,2013 年曾因妨碍司法公正而入狱服刑。14休恩因为违规驾驶遭逮后对警方撒谎,所以被定罪判刑。

儘管如此,这件事和绿能津贴一点关係也没有。《时代》杂誌结合了两个彼此无关的真相,营造出一种休恩这个人居心不良的印象,甚至就好像他在推动这项政策时,也企图干下什幺违法的勾当。等文章来到第三段末,才补上另一个比较有关联的真相:休恩目前担任美国木质颗粒製造商Zilkha Biomass 欧洲主席。要是《时代》杂誌在文章开头的照片下方,呈现的是这个真相,那幺他们攻击这位前内阁大臣的动机时,就能表现得更加光明正大。

也许编辑群认为,光用休恩在业界的职务来说明他们的观点,还不足以达到一针见血的效果,因此加上那段毫不相干的入狱描述。

九一一攻击事件发生一年后,美国前总统小布希(GeorgeW. Bush)在电视演说中企图向伊拉克宣战,他决定像这样把盖达组织(al Qaeda)与伊拉克连结起来:

我们都知道,伊拉克持续资助恐怖活动,并支援那些奉行恐怖主义、危害中东和平的组织。我们都知道,伊拉克和盖达恐怖份子有个共同的敌人── 美国。我们都知道,十年前伊拉克官员和盖达组织高层仍有来往,某些逃离阿富汗的盖达领袖甚至投奔伊拉克。其中包括一个特别资深的盖达领袖,他今年在巴格达接受过治疗,外界推测他可能涉入生化攻击计画。我们都晓得,伊拉克训练盖达组织成员製造炸弹、毒药,还有致命毒气。

就我所知,以上每一段话都是真的。把这些真相统统摆在一起,就可以营造出一种印象,让我们以为伊拉克持续金援盖达组织、盖达组织只在伊拉克以外的地方作乱,以及盖达组织正与伊拉克密谋攻打美国。但上述这三句话就没一句是真的了。小布希其实也没说这些话,他根本不必说。只要从极端複杂的情势中,精挑细选出一些真相,并列在一块儿,就可以诱导全国人民自行作出结论。

误导者也可以利用简单的关联战术,来毁掉一整套的计画和宣传活动。曾任纽约市长的鲁迪.朱利安尼(Rudy Giuliani),原有意角逐2008 年总统大选的共和党党内初选,却因几个重要盟友私行不检,导致他形象受到重创,黯然退出初选。在2007年初,朱利安尼在党内的声势还算佔了上风。然而,在该年6月,他手下担任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委员会主席的托马斯.芮佛尼尔(Thomas Ravenel),被控提供古柯硷给他人使用,遭到大陪审团起诉。隔月,其南区竞选主席大卫.维特(DavidVitter)又被爆料召妓。同年稍晚,另一个老战友伯纳德.柯雷克(Bernard Kerik)也因税务诈欺被大陪审团起诉。虽然这些「好事」都不是朱利安尼干的,也不能指望他样样知情,却还是被对手当成强而有力的反击武器。2007 年7 月,《纽约时报》刊登了一篇谈论朱利安尼的报导,开头第一句就这样写道:「古柯硷,贪腐,召妓。」朱利安尼原本是前途光明的潜在总统候选人,但对手在这些矛盾真相与他的宣传活动之间製造关联,无疑是导致他失势弃选的一大原因。

隔年,同样恶劣的关联战术操作手法,差点就毁掉巴拉克.欧巴马(Barack Obama)的总统候选资格。当时,欧巴马的本堂牧师是杰瑞米亚.赖特(Jeremiah Wright),他曾发表一段严厉批判美国政府的布道讲词,里头甚至包含这样的句子:「不、不,绝不,上帝绝不保佑美国,上帝诅咒美国。」ABC 新闻(ABC News)在报导中特地选用了这句话,以吸引社会大众的目光。虽然欧巴马本人从没表示过这种观点,也没用过这幺恶毒的措辞,但他为了挽救自己的选情,最后被迫和赖特牧师撇清关係,并且再也不上那间教会。

在这些丑闻中,欧巴马和朱利安尼从任何角度看来都是清白的。然而,政敌只要大肆宣扬关于他们身边亲信的部分真相,就可以重挫他们的声望。不肖人士常在社会大众的注视下,用这种关联战术来破坏品牌的形象、科学研究的公信力,还有许多人的名誉。如今要取得这类资讯变得越来越容易,因此,当别人利用那些部分真相製造不公正的关联,企图贬损其他人的价值时,我们也越来越难以分辨其背后的目的。

你也许想反驳,认为在这一章故意挑些特别複杂的案例来讨论。不论无人自驾车或亚马逊,毕竟都是现代科技经济的产物,因此具有多重面向而且发展快速。至于贝尔波廷格公司的丑闻,以及美国对伊拉克的侵略行动,也绝非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事情。但生活中的事又不是样样都这幺複杂。

别忘了本章开头的那颗蛋。我们认识的人、走过的地方和使用的东西,都拥有比我们想像中更多元的面向,只不过大部分的人都不愿意想得透彻。可惜,我们也没时间在此一一分析。

下回当你听到别人一开口就说「女人就是比较喜欢⋯⋯」、「银行家全是⋯⋯」、「穆斯林都想要⋯⋯」或「同性恋团体令人觉得⋯⋯」,只要想想这段发言所描述的主角有多幺庞大、多样、充满矛盾,便不难想像其中的複杂性。也许他的话中包含了某些事实,不过我们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全部,一定还有许多他没说出的矛盾真相。

虽然本章的主题是複杂性,不过论点很简单:我们每天要应付的问题与事件多半都极为複杂,难以全面且完整地描述;正因为我们没办法提供全方位的见解,才不得不用部分真相来沟通。

如此一来,倡导者与误导者都会选择特定真相来形塑现实,以达到自己的目的。我们要慎防某些政治人物、评论人士和倡议人士,他们呈现给我们看的必然不是事物的全貌,而是画面中令他们最满意的那一部分。也因为这样,我们才有机会从複杂的主题中拣选浅显易懂的真相,更有效地表达自我立场。只要我们选择强调的那些关于真相的面向,能够确切传达出事实的真义,一如我们自己对事实的理解,那幺,简化与选择对沟通者与阅听者双方来说,也可以是有益无害。

推荐阅读